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今天是:
蚌埠蚌山区文明委办公室 主办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父亲节 记者采访不同年代的“父亲”

发布时间:2020/6/22 15:50:56

作家贾平凹曾说过,“男人的一生,是儿子也是父亲。前半生儿子是父亲的影子,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。”

今年6月21日是父亲节,在这个节日里,记者采访了不同年代的“父亲”,他们是如何感受父亲那份如高山一般厚重深沉的爱。

孩子生活幸福,才能安享晚年

今年60岁的郑伟,第一次听说“父亲节”这个节日,是在2014年,那天是6月的第三个星期日,女儿提前约他和老伴到郊外的农家乐游玩。在潺潺流水旁,野花争奇斗艳,大家在草地上搭好帐篷,把准备好的烧烤器具拿出来准备野餐。

这时,女儿拿出了一个新款手机递给郑伟,说是“节日礼物”。“第一次听到竟然还有一个专门纪念父亲的节日!”郑伟说,这个节日让他想起自己的父亲。

“父亲是典型的‘中国式父亲’。平时在家,他不苟言笑,也十分严肃。”郑伟说,或许是因为深受没文化的苦,父亲对他的学习看得很重。他经常说的一句话是,“我没有文化,但是我希望你能多学点知识,将来会有用处的。”在恢复高考那一年,父亲鼓励郑伟参加。

如愿考上大学后的郑伟,却开启了父子俩的无限争吵。“那时是年轻气盛吧,总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父亲那一套已经过时了,很多观点都产生了分歧。”郑伟说,直到在社会这个考场上遭受到无数次挫折后,才明白当初自己的无知。父亲是家庭的支柱,有他在家才变得坚不可摧。我很庆幸,能和父亲冰释前嫌,陪他度过晚年。

鲁迅曾有一篇文章《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》,说当好父母“是一件极伟大的要紧的事,也是一件极艰苦困难的事”。对子女,一要理解,二要指导,三要解放。“为人父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想要为孩子做好一切,可最终人生的路是她自己走下去。”郑伟说,希望女儿幸福地生活,懂得去感恩、去回报吧。

守护逐渐老去的父亲

“男人习惯于隐藏感情,很久以前,父亲就不愿过生日了,更别说是父亲节。”今年41岁的赵强说,自己和父亲一样,“我不希望儿子给我过节,这样的节日都是为了满足一些人的情感需求而设立的。”

赵强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很好,两人亦师亦友。“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儒雅,很少与人争吵。即使在我最淘气的阶段,也总是能温和地与我说着道理。”赵强说,父亲是自己的榜样,他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、他热爱生活的态度、他对亲友的豁达态度,一直是自己努力的方向。但这份崇拜与爱从来没有说出口过。

自从父亲退休后,赵强明显能感到父亲变老了。有一天,他在小区里看到背脊微微弯曲的父亲拎着菜吃力地走着,瞬间心口发涩。“我的印象中,他一直腰杆挺直,大步流星地走路。”赵强上前和父亲说笑,就像没有看到父亲佝偻的背和微微颤抖的手,在交谈中,自然地将菜拿到了自己手中。

“男人嘛,对着老父亲说‘我爱你’说不出来,但是我会守护他,如今我是家中的顶梁柱。”赵强说,他是我整个青春的守护神。如今,换作我守护他了。这就是男人爱的方式。

初为人父无法抑制的喜悦

“今年,是我过的第一个父亲节。孩子才7个月,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象几年后,她送我礼物我泪流满面的画面了。”29岁的李锐说,“以前我很爱玩,晚上也是和一帮人约着打游戏。但是有了小孩后,烟戒了,晚上一回家就是带小孩。我感觉,我一夜间‘长大’了。”

李锐和老婆的工资都不高,有时还得父亲支持。“有一次,父亲郑重其事地说,想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条件,除了生活习惯的改变外,还需要有个男人样,担起家庭的重担。他说的对,今年4月,我接了几单生意,需要经常出差,在家的时间变少了。可我有了生活的目标和动力。”李锐说,“父亲”这个词让他懂得了担当和孝顺。

如今,李锐习惯于在微信上和父亲做着简短交流,偶尔来一场父子间的“小酌”。“我会努力接过他肩头的重担,成为他最有力的依靠。”



TAG:
{aspcms:comment}